今天是: 网站首页   | 同学会    
  您的位置: 鞍山一中校友网 >> 桃李芬芳 >> 桃李分类 >> 行业精英
  阅读桃李

曲睿晶--威莱日化(广州)有限公司中国区首席代表

 [桃李作者:佚名  桃李来源:网络转摘  添加时间:2008-3-27 10:44:29  阅读:5017次][字体: ]

威莱日化(广州)有限公司中国区首席代表曲睿晶

2007年2月13日,中国社会工作协会孤残儿童救助工作部任代理总干事吴建英(左2)、威莱日化(广州)有限公司中国区首席代表曲睿晶(左3)、中央电视台经济频道国内资讯组主编谭杰文(左4)、魏杏然(左5)做客新浪嘉宾聊天室,就央视大型公益节目“春暖2007”与网友展开交流。

曲睿晶  鞍山一中81届毕业生

吴建英曲睿晶谭杰文魏杏然做客聊春暖2007实录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02月13日 11:21 新浪财经

    2月13日上午10时30分,中国社会工作协会孤残儿童救助工作部任代理总干事吴建英、威莱日化(广州)有限公司中国区首席代表曲睿晶、中央电视台经济频道国内资讯组主编谭杰文、魏杏然以及《经济半小时》记者沈竹做客新浪嘉宾聊天室,就央视大型公益节目“春暖2007”与网友展开交流,敬请关注。

  除了通过电脑访问新浪网,各位网友还可以通过手机访问新浪网在移动中关注聊天进程。手机新浪网的网址是:sina.cn。

    视频:吴建英曲睿晶做客新浪聊春暖2007

  主持人:各位新浪网友,大家好!欢迎大家来到新浪嘉宾聊天室,今天是我们为中央电视台经济频道大型公益活动“春暖2007”做的系列访谈的第四场,今天我们邀请到了四位重量级嘉宾:从我左手开始第一位是中国社会工作协会孤残儿童救助工作部任代理总干事吴建英,欢迎你来到新浪。

  吴建英:大家好。

  主持人:第二位是威莱日化(广州)有限公司中国区首席代表曲睿晶欢迎你来到新浪。

  曲睿晶:大家好。

  主持人:接下来的两位嘉宾分别是中央电视台经济频道国内资讯组主编谭杰文和魏杏然女士。

  谭杰文:大家好。

  魏杏然:大家好。

  主持人:很多网友通过央视接近18小时的直播,对这次活动有一个很好的反馈,首先请魏总编给我们介绍一下。

  魏杏然:确实是反响非常强烈,从各方面来说吧。当天收看的观众朋友来讲,节目播出之中观众的电话一直连续不断。当时我负责在云南玉龙负责母婴项目的直播活动,我们的节目是上午8点到9点,等到中午12点中国扶贫基金会那边就传来消息说现在已经接到全国将近14个省市的观众打来电话,纷纷表示要向母婴项目,就是贫困母婴,表示向他们的关注以及捐款、捐物各种方式。

  一个是观众的反响很强烈。也包括其他也一样,还有上海这边的,尤其是大家对紫娃的关注,还有对湖南的雁翎基金,另外一个方面是媒体反映比较强烈,从4号开始第一时间,现在第一时间的收视率越来越高,马斌读报每天都会有一些媒体的报道。

  主持人:每天都有一些跟进的报道。

  魏杏然:对,比如说

新京报、辽沈晚报、
北京青年报
等都表示对这个事件的关注。再一个是网站,从2月4日央视网站每天有大量网友发表看法,表示经济频道这个节目给大家有一个传递爱心、传递温暖搭建了很好的桥梁。

  主持人:这次活动和一些慈善组织有一些推荐的项目给大家很深的项目,今天我们想请吴老师介绍一下这个组织,以及这次和央视联合推出的家庭寄养的项目。

  吴建英:我们以关注孤残儿童为准则,动员社会力量,整合社会资源,维护孤残儿童的合法权益,构建救助儿童弱势群体的长效机制,为社会和谐做贡献。孤残儿童救助工作委员会,目前的项目,大的方面来讲有医疗救助、助学、助养,这次央视把家庭寄养作为他们推介的六个项目之一,孤儿最好的生活环境是家庭,从政府到福利机构一直在推,让孩子回到家庭去,这些孩子失去家庭、失去父母,实际上最好的成长环境就是家庭。我们通过这个项目让更多人了解,大力的推动家庭寄养的项目,让更多孤残儿童回到家庭去。

中国社会工作协会孤残儿童救助工作部任代理总干事吴建英
中国社会工作协会孤残儿童救助工作部任代理总干事吴建英。(图片来源:新浪财经)

  主持人:这种活动和我们一般的活动相比而言有哪些特色或者有哪些创新呢?

  吴建英:我们国家过去福利机构是以集中供养为主,孩子们被家庭遗弃或者失去父母以后,国家办的福利机构收养这些孩子,孩子是在一个集中供养的环境里,孩子们都在一起,它不像家庭式的父母对孩子,但是这个机构都是老师或者阿姨照料这些孩子,现在有些福利院的条件,现在虽然已经改善很多,但是仍然人员不足,一个老师要照料十几个孩子,孩子从小在这样的环境里长大缺少和人的沟通,有些大孩子在这样的环境长大,在福利院里相当于饭来张口衣来伸手,所有的事情都有阿姨管,这些孩子不像家庭里的孩子比较适应社会的生存发展需要,这些孩子在福利院走大走向社会往往面临很多问题,特别是心理问题,他不知道怎么样应付这个复杂的系统,这些孩子到社会上存在很多的心理问题。通过儿童方面的一些专家,他们就提出来,其实孩子最好的生长环境应该是家庭,现在福利院一直沿袭着过去的集中供养的方式,福利机构这种模式是从苏联搬过来的,但是现在很多发达国家英国、美国早已经没有福利机构,它把缺少家庭的孩子送到一些寄养家庭,让孩子从小在寄养家庭中长大,对于孩子的成长是非常好的。

  孩子在福利机构和在家庭中成长的有很大区别,所以我们在推进这样的项目。我们孤残儿童救助工作委员会和一些机构合作起来,给这些人培训,这个家庭怎么样接纳孩子,工作人员怎么样把孩子送到家庭。民政部04年也出台了一个家庭寄养的条例,也是在规范家庭寄养的工作,这个项目来讲应该是对孩子的成长是非常有利的,因为这是影响他一辈子的事情。

  主持人:我们看到这次活动反响很大,其中包括很多观众,也有很多企业参与进来,威莱日化这次也有参与这个项目,对接的就是寄养这个项目,曲总给我们介绍一下。

威莱日化(广州)有限公司中国区首席代表曲睿晶
威莱日化(广州)有限公司中国区首席代表曲睿晶。(图片来源:新浪财经)

  曲睿晶:我们这个企业属于高速的成长期,我要说的是,因为我们叫威莱日化,现在很多的赞助,我们企业很多的活动都是以威露士的名义,威露士其实只是威莱日化的一个品牌,但是由于威露士知名度很高,所以大家习惯于把我们威莱日化叫威露士,其实我们企业很早和儿童希望合作,当时没有细化为孤残儿童的救治,当时只是专项的救治贫困山区这些患有先天心脏病的儿童,不光是不是上学的问题,他的生存都很难,我们企业在赞助先天性心脏病儿童的时候,当时我们企业的性质决定了董事会的成员看了这些儿童的境遇以后,有的董事会成员当时非常激动已经流下了热泪,包括我本人。

  我们在想,我们企业的成长首先是离不开社会的,我们是快速消费品行业,不管是什么行业,没有社会的支持、没有广大消费者的支持,我们就不可能有今天的成功。所以我们在我们所有的产品标识后面都注明着“优质的威露士产品,巩固健康生活”。健康是我们社会企业家的社会责任。我们不管怎么样都要回报社会,回报生我们、养我们的广大消费者。救助孤残儿童的项目,现在已经具体的细化出来了,所以我们就决定不光是今年,我们有一个很长远的计划,我在央视说了我们会有第二次、第三次,其实不止这样,我们企业有十年的计划,把孤残儿童这个项目一定要做好、做细,更好的回报整个社会。

  主持人:非常感谢曲总这样的企业家代表。谭主编,为什么是央视经济频道来做这样一个公益推广活动呢?大家可能觉得这样的活动可能在综合频道或者其他频道来做。

中央电视台经济频道国内资讯组主编魏杏然
中央电视台经济频道国内资讯组主编魏杏然。(图片来源:新浪财经)

  谭杰文:我也曾经想过这样的问题,可能应该有几点原因,首先经济频道一向是有创新的概念。它做什么事情,我们希望其实公益是在创新体制下进行一种公益的宣传和桥梁的搭建。其实媒体一定是一个桥梁,它可以给很多方面搭桥梁。经济频道我们手上有比较的企业家资源或者说机制这方面的资源。现在慈善,其实社会发展到这个阶段,我们必须要去做,而且大家是逐渐正在增加关注度的一件事情。经济频道希望用一种创新的体制去做这种慈善的东西。

  这次我在上海做现场的直播,我感觉到其实在各个地方,甚至是平面媒体、纸媒体、杂志都在做一种慈善的板块,像上海,上海其实还是做的蛮不错的一个城市,纸媒有一个记者比如说“老丁关注”,给你讲述城市当中需要关注的故事,读者看完以后可以给他打电话,可以直接资助他。还有一个板块,也是把所有的故事集中在一起,让大家通过他的故事,他自强不息、碰到了困难,但是还是很乐观的,你可以感同身受的,他是每天给你讲一个故事,所以心理对慈善和公益的理念一点点会形成。还有一些地方有些电视台已经开始做公益,它是在慢慢壮大的。经济频道在这种是拥有全国更广泛的资源,我们的资源是全国各地的,纸媒也好、平面也好,分众传媒也好我们可以整合起来,我们起搭桥的作用,把基金会的项目和有钱的人群让大家更多的沟通,让大家有一个适合的表现方式,这是媒体的责任。

  我们在下面看到,比如说在上海我们做了一个先天性心脏病的慈善手术,这个小孩是先天性心脏病,他是老区的小孩在瑞金,然后上海的医生义诊发现他,把他带回上海,还有北京的居民到上海去看他,就是说这种爱传递下来了。而且他的母亲就说这个小孩是我收养的,不知道哪天是他的生日,他说我把2月4日立春那一天当做他的生日,他的手术做好了以后在康复过程中,他的哥哥本来要辍学打工挣钱给他做手术,我们做了一些事情可能改变了他们的家庭环境,在上海那天看到有几百万的义工募捐,上海在这个时节非常冷,但是我们做活动的那天还有16度,真的是春暖,真的是很温暖。经济频道一定是全国的力量在会聚这种爱心,把大家联结在一起。

  主持人:吴女士,你怎么理解用创新的体制做慈善呢?我们以前看到很多活动也许就是一阵风,吹过去就完了。

  吴建英:过去做很多的公益,好象就是捐钱或者捐物,但是不一定,我感觉很多东西,我们实际上是社会工作协会,社会工作协会的核心是助人资助,就是帮助别人自己能够帮助,这是最主要的事情,包括我们做的项目还有央视做的项目都具备这种特色,有些人通过别人帮助以后,你以后要靠自己的力量自己,这个社会是需要这样的活动,比以前单纯给一点钱的慈善意义是不同的,现在可以帮助他们看到自己的未来,自己更好的做事情。

  我们帮一个孩子其实不是一个孩子,是帮助的一个家庭,这样他的家庭就活起来了,就充满了希望,和以前是不一样了,以前是绝望的,现在他的家庭,除了孩子本身的问题,这个家庭各方面都有改善了,生活质量也改善了。

  曲睿晶:社会细胞健康了。

  谭杰文:我也发现有一些创新是很有意思的可能不是很大,比如一个超市,自己也可以做一些公益活动,怎么做呢?你只要把购物小票放在一个爱心的捐助箱里,你可以捐助孤残儿童,也可以捐助有心脏病的儿童或者白血病儿童,你把购物小票放到箱里,这个企业就会把这个销售额的百分之多少捐助给孤残儿童,这就是一个创新,消费者也行善了,你的工作就把小票放到箱里就可以了。

  还有一个我们过去都做过,把家里不用的衣物捐助出去,现在高校有一种爱心屋,你可以把家里的旧电脑或者收音机或者电器,你放到那儿,他们专门给一个爱心券,一个贫困的大学生可以100块就买到这样的一台电脑。这也是一种创新,我们要有一个渠道可以定期的、广泛的做,这种爱心屋的方式在高校是比发奖学金更创新的,因为你有实物的东西放在那里,而且大学生的心里会觉得不是施舍,他可以去买这个东西,有一个物质的渠道给他,这种东西挺好的,也不是很费劲,就是有这样一个组织在做,用创新的方法,感觉挺新鲜的,只要你想就能够有很多创新的东西。

  主持人:怎么样更简易,有更多人能够参与进来的。

  谭杰文:而且路走的很通,不用你每天都在发动,他常年都在做,而且做了很多年。

  吴建英:威露士员工每月发工资的尾数都是捐出来了,这也是一种方式。

  曲睿晶:我们当时是一种企业的捐助行为,是董事会的决定,但是所有报道出来以后,我们的员工自发的组织起来,要求从自己每个月工资尾数也同样捐献出来救助孤残儿童。而且也跟我们一样,也是十年,他们的承诺也是十年,现在快两年了。

  吴建英:也是一种参与的形式。

  曲睿晶:成为一种企业文化了,新来的员工也是非常自觉的。

中央电视台经济频道国内资讯组主编谭杰文
中央电视台经济频道国内资讯组主编谭杰文。(图片来源:新浪财经)

  魏杏然:是企业给他提供了一种做慈善活动的氛围。

  曲睿晶:他增加了自己的自豪感、自信心,我们的团队也增加了凝聚力。

  魏杏然:我有一个感触,因为大家有一种共识,好象认为比如说香港、台湾的这些企业家,他们好象做这种慈善活动更多一些,尤其是很多内地的,他们捐助的小学,捐助活动很多,好象国内企业不是特别多,有一个统计数字是悬殊很大,我觉得确实是需要一种机制在这里面,有了一个机制,一个人或者说一个企业赚了很多钱以后,自然有向社会反哺的心态,如果有了这种机制和氛围,应该更多人、更多企业家做出这样的行为。

  香港的那些大企业家比如说李嘉诚、霍英东,之所以那么高的声望,肯定不仅仅是他有多少钱,而是他对这个社会、对人类作出了多大的贡献。

  而且创造这种机制,提供这种氛围尤其是媒体的责任是很重要的,像央视这样大的媒体它有这样的平台和能力给大家搭建这个桥梁,有了这种桥梁之后,就把很多人内心的向善、做好事的激情激发出来了,就会有这样的行动。也可能很多人想给社会做一点贡献,不知道有什么途径。

  主持人:这可能也是一个问题,很多网友也在问,现在想做一些这样的事情,通过什么样的途径联系呢?

  谭杰文:我听过一个故事有一个西班牙姑娘到中国了,她在原来的国家每周都要做一些好人好事,她来了以后,别人告诉她很麻烦才能做的,现在这个小姑娘每周都到廊坊做一些善事,她没有在北京,这是我们媒体没有做到的,比如说什么时候某些机构有什么样的活动,当我们有了这样的表述,可以通过我们了解信息,达到自己做善事的。其实做善事心里感觉非常好,媒体也会说某一天会捐出钱或者某一天白打工,但是觉得很累,但是我们具体接触到帮助的那些人我们是很感动的,这种东西是我们媒体要搭建的,不能让这个人继续跑到廊坊,希望她在北京就可以做到,不应该这么曲折的做好事。

  而且在特别是一些好的城市,都有很多国际的义工,我在上海看到很多外国人,包括非洲的、欧洲的,他们都有这样的需求,他们自己拿着捐款箱站在上海的街头,我觉得越来越多的城市应该这样,但是需要更多的中国的面孔。

  主持人:就国外相对成熟的发达国家会有一套相对完善的机制来做公益活动。那么怎么样保证企业参与到慈善活动中,有一个持续的长久的机制来做,而不是简单的一次性的。

  曲睿晶:这次晚会引起了我们企业界和企业内部高层的很多思考,我们在思考,现在央视和儿童希望,我们合作引起了这么大的轰动效应,反过来促进了我们企业文化的进一步发展,也增加了员工的自信心、自豪感,增加了凝聚力。但是我们从深层次再看,我感觉社会的大的环境,等于说是真正的把公益事业、慈善事业,提高到按照胡主席所讲的,包括这次胡主席去非洲访问,一再跟使馆和我们的相关国内的驻外人员一定要讲政治,我感觉我们企业要不要讲政治?尽管我们是外资企业,不光是国有企业,不光民营企业,外资企业事实上为了企业的发展、为了更好的在当地本土化,也应该讲一些政治。健康的发展、健康的生活。一个企业如果只有索取,没有回报,那么这个企业的生命力,我敢断定它不会长久的。因为现在是一个信息的社会,所有的事情都是相通的,如果说你不回报消费者,你的所得可能看起来会很多,看起来可能是留住了作为再生产或者作为发展用的,但是你没有看到另外一面,你的企业文化和这个和谐的社会在慢慢的脱离。一旦这个企业文化脱离了,企业文化不仅仅是所谓的有多少项目、有多少资金储备、有多少人才储备,我觉得最最关键的,是企业的精神,也就是一个企业的魂。我们这个企业它有一个魂,这个魂就是“爱心”,从我们企业建立开始到现在这些多年,从我们大的捐助是和儿童希望合作,先天性心脏病儿童资助了100万,还有我们员工工资的尾数,其他的还有我们投资的所在地,当地农民都很贫困,我们逢年过节送去一桶油、一袋米,这都是很小的事情,但是体现了我们的企业文化,我们全国各地的员工都自己捐出来了几块钱,并不是说一定要社会的轰动效果,但是我们献爱心绝对是促进了企业的发展。

  主持人:这种活动是不是大企业的专利呢?小的企业或者说一些还在市场竞争中处于比较弱的企业他们怎么做慈善呢?

  曲睿晶:一个企业的发展都是由小到大的,不可能企业刚开始做就是排名世界500强的,包括我们企业也是由小做到大的。但是如果要把这个东西单纯的理解为,你有钱才应该捐钱,就是主持人刚才你说的是不是大企业专利这个问题,我感觉到不是这样。因为现在企业的性质、企业和企业之间的关联都是非常多的,任何一个企业都不是社会上独立的,包括一个个人都不是独立的。你要献爱心,不管是多小的企业,你献爱心就是给企业文化增加浓重的一笔。同时,事实上对于社会的影响也是非常正面的,等于变相的给自己做了一个宣传,你自己的心灵包括个体的老板心灵都得到了慰藉。但是社会相关的企业,包括你的客户、消费者、投资商、合伙人都在盯着你,这就是说你的为人、你的行为准则,最后也能够决定你是否壮大,你是生存还是毁灭,我感觉与企业大小没有关系。

  主持人:从个人角度我们看到很多网民包括央视观众也在问这个问题,怎么参与到这个慈善活动中。吴女士能不能介绍一下,普通百姓参与到我们活动中来有哪些途径。

  吴建英:这个事情在身边无处不在,像做爱心奉献真的是很多种形式,当然说这种大的机构,现在有很多大的公益机构,你可以参加,包括我们这样的机构你都可以来当义工,因为我们的项目很多,家庭寄养只是我们其中一个项目,我们的项目包括医疗救助,我们去年一直在心脏病孩子的手术,还有助学的,还有大孩子的技能培训的工作,很多都需要参与,重要的是有一种健康的公益理念。我们在平时的救助活动也看到很多做的过程中可能遭遇到失败或者大家救助一个孩子,最后这个孩子没有活下来,很多志愿者觉得我付出了但是没有得到回报。另外很多人看到那么多需要救助的孩子,那么多需要帮助的机构,他觉得这么多我们做得过来吗?好象我们的力量太小了。我觉得这要有一个健康的公益理念,每个人尽自己的力量做,只要你尽力做了,你身边就有这样的事情,你去参与、去做就可以了。因为对于我们来讲,我们机构去年我们做了将近700个手术花了400多万,但是我们想只要我们努力做了,对于已经做的手术他是百分之百获得了救助,很多人不能说因为在这个过程中遭遇了一些失败或者没有成功的,实际上是我们尽力了,只要我们尽了力,对于我们帮助的这些人,他是有了希望,我觉得就可以。

  而且像公益机构,我很关注这方面的事情,其实我自己一直觉得,不一定我们非要捐,我看到有些人生活并不富裕,他只要关注这件事情就够了,只要你有心,关注公益事业、关注需要帮助的孩子,对我来讲主要是孩子,只要你关注他了就够了,不一定说一定捐钱什么的,尽作为的力量做就可以了。对于国家来讲应该逐渐健全这个机制,现在很多公益机构都在做,现在公益机构分几种,一种是国家的比如说红十字会、慈善总汇,我们协会是民政部的,同时也有很多民间草根机构,他们也在做这个事情,他们没有合法的身份,做的过程中有很多困难,我想国家的公益体制如果健全了,给这些人更宽松的一些政策,让这些人能够合法的做事情可能更好,这样可能可以吸引更多人。

  廊坊有一个飞利浦海德基金儿童村,他们是工商注册的,他们也是在帮助很多孩子。我们说的福利机构,现在民间私人办的孤儿院,真的很多。

  谭杰文:很多网友也说,政府为什么不帮,我觉得我们应该有一种认识,社会的救助有一定的标准,慈善和公益一定是大体系当中不断完善的东西,我们是让大家的生活往上提高,不是吃饱了就可以,我们希望你身心愉悦,慈善一定是这个过程中的补充,是我们国家救助体系的一个补充,是体系中非常重要的一块,我们在慢慢的成长过程中。

  现在很多人都很关心春晚,我说春晚应该增加一些公益、慈善的内容。中国人有一种理念,可能是春节的时候不愿意看到那种很凄惨的情景,我觉得现在有一种理念“快乐慈善”“美丽慈善”,你去关心人家,你心理向善了,群体的力量就会更强了。这次“春暖2007”也有点含义,就像曲总说的,他们要做十年,我们中央电视台、经济频道也期待能够做很多,我们希望有2008、2009,也成为一个品牌,我们经济频道会在春节期间把我们所做的一天节目有一些精编的做重播,我们做慈善的春节,有一个公益的春节的概念,让2007年的春节过的你觉得自己被很多人需要,你觉得自己很有力量,会增加自己的自信心。

  主持人:大家谈论这个话题的时候,不断是企业还是老百姓都有一种责任感参与到这样的慈善中,很多人问一想到这个就觉得脑袋发空,除了捐助希望工程,上学或者说一帮一,他想不到什么样的方式包括做义工,他觉得自己在上班,可能就是周末时间,怎么样的形式参与呢?

  吴建英:我们角度来说各地都有自己的福利机构,福利院一些,大家可以去做义工。

  魏杏然:我以前知道最多的是希望工程,然后就是五彩工程,现在我做这个节目才知道有一个扶贫救心活动,占们救助先天性心脏病儿童的,还有母婴项目我是第一次详细的知道,以前只知道概念不知道内容,还有孤残儿童我也是第一次接触,其实还是有很多人不是特别了解这些项目,他是需要知道这些项目,这可能还是媒体的责任,还是应该更多的宣传。

  谭杰文:我觉得主持人说的可能是散客的概念,今天我想做了,我有什么样的渠道,现在这种东西可能是比较缺乏的。在北京去玩儿,有一个散客集中的地方,我们要做公益的时候有没有一个地方呢?比如说我去这个地方就达到这个愿望,我觉得这个工作现在还是要做的。

  主持人:现在意识是没有问题的,关键是我们怎么能够便捷的很快速的找到实现自己愿望的途径。

  魏杏然:我觉得可能有一些企业有一些方式,其他的企业可以和工会或者说共青团组织一起组织这样的活动,我所在的部门或者单位有一个人牵头来做的话,可能很多人会成为参与者。

  谭杰文:或者社区当中,在居委会当中,如果我们的义工能够进驻到这儿,就在你身边了,你一出门就可以做了,那是特别方便了。

  吴建英:我觉得组织起来是很有困难的,有很多人也想到福利院做义工,我们自己在北京也有一个地方,有些孩子做手术留在北京的,但是还是有很多问题的,并不是你去了就能做,尤其是孩子,有一些人说我们把孩子接回家过春节吧,我觉得这个事儿听起来很好,但是真正这么做有一点不好是什么地方呢?一般福利院的孩子接回家里,这一个春节给他无限的爱,他回到福利院之后可能不听老师的了。

  魏杏然:有些慈善活动操作起来还是有一些问题。

  吴建英:老师一看孩子回来变成这样了,下回不愿意让接走了,有一些具体的事情,我觉得怎么样探索一种好的方法是非常重要的。

  谭杰文:适合现在的需求和体制的东西。

  主持人:包括对他有时间的要求,不能今天去、明天不去了,我觉得有关部门和有关机构也要总结出切实可行的方式可以操作起来。我有一个同事在北京动物园做讲解,他每个月去一次,也是非常有趣,但是他自己感觉非常好。慈善或者公益活动不一定是很凄惨的事情,应该是很快乐的事情,让每个人内心充满爱的感觉。

  时间的关系我们的聊天就要结束了,但是我们和“春暖2007”的系列活动会做下去,我们相信随着我们的不断推广,会有更多人参与到这样的活动中来,感谢四位嘉宾作客新浪,也感谢关注今天聊天的网友,谢谢你们的参与,下次再见!

  (本次聊天结束)

 

·上篇桃李:李小剑--中国电子进出口总公司副总裁
·下篇桃李:宋敏--大连民族学院教务处处长
复制 】 【 打印
当前风格:灰色畅想  
电子信箱 | 友情连接 | 后台管理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7 鞍山一中校友网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鞍山一中信息中心 Ver1.0    页面执行时间:15.63MS
辽ICP备09002644号